• 【天气】忽冷忽热,别感冒了!
    近段时间天气忽冷忽热,有时一日间温差超过5℃,给市民生活带来不少影响。近日,记者走访发现,最近到市区各大医院治疗感冒、咳嗽的市民增多,尤以老人、儿童和女性居多。医生提醒,气温骤降,市民要注意保暖,轻微感冒患者应多喝温水,注意休息。前天上午,记者来到泉州市第一医院呼吸内科,不少呼吸道疾病患者正排队就诊。市民谢女士说,半个月来她不断咳嗽、喉咙很干,头也有些发晕,在药店买了点药吃,但没什么效果,只能到医院就诊。“最近一天的接诊量在七八十人左右。”泉州市第一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黄颂平表示,最近感冒患者有所增多,上呼吸道感染俗称“感冒”,绝大部分由病毒引起,其中分普通感冒和流行性感冒。普通感冒通常表现为打喷嚏、鼻塞、流涕等较轻症状,不会传染。而流行性感冒则伴有发烧、头晕头痛、咳嗽等症状。人群密集处、乍暖还寒天、熬夜疲累等是最容易引起感冒的几种情况。不少人出现感冒症状后,喜欢自行买药吃,没有对症下药的情况下,可能导致久病不愈或病情加重。福建医科大学附属泉州第二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吴炜景建议,感冒症状较轻的情况下,应该多注意休息,多喝温水,少去人流密集处。假如症状进一步加重,比如咳嗽已经严重到影响睡眠、工作或生活,建议到医院就诊。平时应加强身体锻炼,保持个人清洁,天气变化应注意保暖,适时地增减衣物。老年人免疫力较低,尤其是高血压等慢性病患者,冬季要定期监测血压血糖,调整药用量,发觉胸闷等异常情况来源:泉州网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王慧红
  • 【社会】辞退保洁宿管,安排学生扫厕所!青岛这所学校是为了啥?
    这两天,青岛工学院有部分学生反映,现在学校把宿舍的保洁人员、宿管都辞退了,学生们不光被安排打扫校园内的道路卫生,而且还要轮流打扫宿舍楼内的公共厕所。而且现在离期末考试越来越近了,学校的这种做法让他们觉得有点接受不了。那么,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呢?近日,记者进入学校,在操场上随机询问了几名学生。3名大一的学生表示,他们9月份入学以来,每周都会有固定地时间被安排打扫学校卫生。学生们告诉记者,以前他们宿舍楼里是有保洁人员和宿舍管理人员的,现在都没有了,整个宿舍楼的卫生都由各个宿舍轮流打扫,宿管人员也由辅导员轮流值班。打扫宿舍楼公共走廊和厕所区域,每个宿舍六个人或四个人负责打扫一周,每天两次,扫完以后,也是由学生干部过来检查打分。学生们说,学校里总共8个学院,评分最高的学院才能获得奖金,据他们所知应该是一个学期评一次。学生们说,对于打扫厕所这个事,不少同学意见都不小,而且如果卫生评分一直不好,还会影响每年的评奖评优。学生们告诉记者,并不是所有的宿舍楼都要打扫公共厕所,有独立卫生间的只需要打扫厕所门前的公共洗手池区域。随后,记者来到一栋男生宿舍楼,因为每个宿舍都有独立卫生间,所以每一层的公共厕所门都是锁着的,有的门上贴着公共洗手间值日表,上面标注了洗手间位置、宿管人员名字、所属学院,以及哪一周由哪个宿舍来负责打扫。记者注意到在值日表下面的备注上标明,每个宿舍负责一周的时间,值日交接时要清点拖布、毛刷等卫生清洁工具,每天早晚打扫2次,分别是早上的6点50到7点20和下午晚间的6点半到7点,而且负责值日的学生当周可以不参与早操或早自习的出勤。记者在宿舍楼里转了转,走廊地面上很容易就能发现丢弃的垃圾。当记者要求找学校相关负责人进行采访时,被门口的保安拦住,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等待,也没有得到允许采访的回复。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学校学生处的负责人。青岛工学院学生处处长肖天林说,以值日的形式每个宿舍轮着,让他们体验一下打扫卫生的、卫生间的不容易,让他们能够更好地保持卫生间的卫生,我们现在的卫生工具是学校拿出一年10万元,每个季度是2万6千块钱的费用,专门为学生配备工具。到了正式的考试周是要停掉的,让他们专心的备考。学校学生处的负责人表示,这是他们6月份开始的一项学生管理工作的改革,目的是为了培养学生自我管理、自我服务意识,以此来加强学生自我约束,许多具体实施办法也不是一成不变的。而让学生打扫厕所的初衷并不是给学校省钱。肖天林说,请保洁人员来打扫厕所,一年这块的费用是35万左右,我们自己来安排,除了买工具以外,还要给学生提高他们的积极性,每个月还要拿出1万块钱进行奖励,这样的话,每年又是1万块钱的费用,那么还有我们教学楼里面还是保洁人员,不是不请了,保洁人员那块费用还是存在的,我们现在整体的费用加起来一年就是42万的费用了,光卫生间这一项,不但是没有节省费用,反而是多了费用。来源:青岛新闻网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李隽娇
  • 【社会】60岁老人骑小黄人上清源山 10公里山路仅用27分钟
    12月的一天早上6时50分,太阳刚刚露出山头,气温比天亮前更冷了。在清源山齐云收费处,60岁的王国富骑着小黄人自行车蜿蜒上山。这是他骑小黄人上山的第46天。46天来,他和小黄人成了这条骑行山路的一道风景线,很多骑行老人感叹“不简单”。记者见证当天,王国富从齐云收费处骑至天湖,约10公里的山路,他用时27分钟。许多老骑行者很感慨:“老人家骑山地车都有点吃力,骑小黄人上山,不简单。”赞许的同时,也有人为老人的安全担心,认为“还是山地车更安全”。看看,骑小黄人的来了3挡走平地2挡上山 27分钟后到达天湖早上6点半,天上还挂着星星,在泉州清源山齐云收费处,喜欢骑行的老人们踩着山地自行车三三两两地出现,车上便携式音乐播放器播放的革命老歌曲飘在晨曦前寂静的山路上。6点50分,一束亮光转过弯道蜿蜒上山,这是骑行队伍中的另一道风景——60岁的王国富骑着小黄人出现了。“山地自行车车身轻,挡速多,可变速,上山轻;小黄人车身比较重,只有3速,上山会很重。”60岁的骑行爱好者张景华说。每天骑行上山是王国富的一大乐趣  冬天清晨6时许,王国富就从少林山庄的家中出发,租上小黄人后从家里到齐云路铁路桥这段平路,以3挡行驶。行驶至铁路桥后,变1挡爬坡。爬至齐云收费处后,从齐云收费处至天湖休息处,全程2挡上山。记者遇到他的那天,他有事耽误了,晚了约半小时才出发。6时50分行驶至收费处他已热身完毕,脱了上衣,将车速由1挡变为2挡,全力上山。一路上,爬坡、转弯,似乎并不费力,27分钟后,到达天湖休息处,王国富光着的臂膀挂满了汗珠。“看看,看看,骑小黄人的来了。”王国富一到天湖,在这里休息的骑行老人们就热闹起来了。大家围着他和小黄人议论纷纷:“我不行,年纪大了腿脚不行。”“要我至少得40分钟吧。”“1挡上山都难,他还2挡爬山。”“小黄人的设计是1挡爬坡的,我也是骑了一周后才使用2挡上山,就是为了给自己增加难度,挑战体力。”王国富解释说。牛人不是一天练成三年前第一次上山失败 练习一个月后攻克王国富现在是泉州汽车运输总公司的一员,平时他6点30分就能到达天湖,只要休息时间不超过10分钟,下山后他还赶得及上班。王国富一直对骑行很好奇,2013年9月底,他向朋友借了一辆山地车,从少林路的家中往江滨北路骑到九日山下后返回,十几公里的路程他骑了两三个小时。“感觉特别酣畅。”王国富说隔天就是国庆节,他趁机买了一辆山地车,从此每周末都沿着沿海大通道等车少的公路骑行。2013年年底,得知不少人骑行清源山,他也试了试。“第一次没骑上去,骑了半个小时才骑一半路,就返程了。”王国富说后来他走了北山路往老君岩方向的山路,隔三岔五去练习,约一个月后,练到可以连续骑三趟不休息为止。开始了就停不下来见有人骑小黄人上山 好奇心再次被勾起2014年元旦王国富买了一辆更高级的山地车:7000多元,共20速。此后,冬天清晨6点,夏天5点,只要不下雨,他都会骑行上山。“一开始骑到天湖,后来为了增加运动量,会骑到南台岩,再扛车走路到天湖。”王国富说,清晨的天湖是老年骑行爱好者的汇集地,可以和大家说说话。小黄人与山地车比拼速度今年10月中旬,他看到有人骑小黄人上山,也好奇试了试。“第一次从柑舍头到天湖大约40分钟。”王国富说,当时全程1挡上山体验不错,大约1周后,为了挑战自我,便换成2挡上山。“下山时比较不好控制,山地车上山快的可以达到时速40公里,小黄人只能控制在30公里每小时。”【专业分析】长期骑小黄人上山 可能有损关节健康对于近期逐渐兴起的小黄人上清源山的骑行热,泉州市自行车运动协会会长林世哲表示:“小黄人适合平时在城市休闲骑行,骑行清源山上山费劲,不够健康也不够安全,不符合我们骑行健身的初衷,建议不要长期这么做。”据悉,入门级别的碳纤维自行车可分21挡,重量10多公斤,而小黄人仅3挡,重量近20公斤。“上山路段本就要求车身轻,同时踩起来不太费力,小黄人两点都无法满足。”林世哲分析,小黄人车身较重、挡位配置远不如专业自行车,在骑行清源山时会加大骑行者的负担,“通俗地说,骑行者需要花更大的力气才能骑上去,有人认为这是增加锻炼难度,有好处,其实长期花大力气骑行,反而会损害健康,尤其是腿部、脚部关节”。下山有点“刹不住”  山地骑行存在隐患除了增加骑行者上山身体负担,小黄人在下山时,还有着不少安全隐患。“小黄人的刹车系统没有专业自行车的叠刹系统,会有刹车太软、刹不住的感觉。”林世哲说。泉州微笑自行车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YouBike自行车有三段变速系统,1挡比较轻便,爬坡或者上桥时比较省力;2挡相对费力,可用于平地行驶;3挡最费力,如市民需要快速行驶可以使用这挡。”“小黄人前后两轮的直径大小不一样,前轮比后轮小,这样的设计使车头比较灵活,可以更轻松地行驶。”这名负责人说,虽然小黄人设计之初考虑到了各种路况的行驶需要,但仍然不建议市民骑小黄人上清源山,“毕竟安全最重要,小黄人不是专业的骑行车辆”。来源:东南早报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李隽娇
  • 【国际】韩国拟对华发放百万“韩流签证”
    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日前透露,韩国政府最快将于2017年1月起对选购300万韩元(约合1.8万元人民币)以上韩国旅游产品的中国游客发放“韩流签证”(暂定名),持该签证的游客可在5年内随时访问韩国,每次最长可停留30天。据了解,访韩中国游客截至去年已累计突破1亿人次,2020年预计累计达到两亿人次。今年预计访韩的中国游客将达到800万人次,接近全部外国游客数量的一半。但有意见指出,绝大部分中国游客以低价购物为主,因此需要实现质的改善。韩联社报道称,根据文化体育观光部方面的介绍,韩国政府预计明年发放30万个“韩流签证”,截至2020年预计最高发放100万个。签发“韩流签证”旨在消除“倾销旅游”现象,吸引更多中国富有阶层赴韩旅游。具体而言,凡购买价格在300万韩元(约合1.8万元人民币)以上,四天三夜旅游产品的中国游客便有资格申请。2017年元旦和春节日益临近,又将迎来出游高峰。有数据分析,明年春节假期期间,中国旅客将前往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,出境旅游人次有望达到600万,消费总额或达1000亿元。来源:郑州晚报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李隽娇
  • 【社会】非遗:木偶头雕刻首开传习所 盼寻传承人
    18日,位于泉州市鲤城区甲第门文创园区内的“江加走木偶头雕刻传习所(黄义罗)雕刻坊”正式开业,吸引不少木偶爱好者前来。作为泉州首家木偶头雕刻传习所,黄义罗之女——泉州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黄雪玲将亲自授课,把这门民间瑰宝重新带回市井,并借传习所寻找非遗传承人。黄雪玲(右)介绍木偶头雕刻步骤据悉,泉州木偶头雕刻是泉州木偶艺术的角色头部造型。江加走是泉州木偶头像雕刻巨匠,黄义罗师承江加走之子江朝铉,为江加走木偶头雕刻第三代传人,泉州市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,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“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”称号。黄义罗之女黄雪玲和姐姐黄紫燕从小受父亲影响,耳濡目染地学习了木偶头雕刻这门技艺。黄雪玲也是这项技艺的泉州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。早前,黄雪玲和姐姐、母亲每天都跟父亲黄义罗在家中的工作室里做木偶头雕刻。“父亲生前的愿望,就是希望能把木偶头这门技艺传承下去。”去年,父亲离世后,黄雪玲姐妹和母亲选择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但是也倍感传承的压力。经过几个月的筹备,她们开办了这所传习所,由黄雪玲负责授课,希望通过这一平台让广大市民体验传统技艺,感受民间的美学。工艺精湛的木偶头在昨天刚开业的传习所,儿童、成人、亲子皆能参加体验班或者兴趣班,学习传统手工木偶头雕刻、制作和绘画手艺。木偶头雕刻并非一蹴而就的艺术,步骤繁琐,需要制作人静下心来打磨。黄雪玲说,传统技艺需要不断传承创新,才不会面临消失的窘境,根据学员的年龄层,她设置了不同的授课难度。学习木偶头雕刻二十多年来,黄雪玲一方面专注于木偶头雕刻创作,另一方面也在积极寻找“有缘”的传承人,向境内外的学生传播技艺。不仅泉州本地的学生,来自香港、丹麦的不少境外生,也对木偶头雕刻这门技艺充满好奇。“传习所就是另外一个展示平台,方便游客、学生前来观赏、体验。”黄雪玲告诉闽南网记者,她和家人一直在坚持传承木偶头雕刻技艺,很担心未来没有人能把它传承下来,希望借着传习所吸引更多优秀的年轻人,“收几个真正喜欢木偶头雕刻的年轻人”,破解这门技艺的传承难题。来源:闽南网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李隽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