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淘井:一起走街串巷 触“井”生情
    忙碌的工作生活中,大伙是不是特别想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呢?在泉州鲤中街道通政社区的社区营造团队中,有一名泉州小伙编辑了一个“网上定井”的系统,让更多人可以与泉州的古井结缘,哪些深藏在老街的古井有望成为“网红”?记者跟随社区营造团队人员实地走访发现,在队员们的微改造下,这些古井有了不小的变化。*视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井是智者的凝视,贯彻古今;井是地母的乳汁,福泽千秋;井是道不尽的乡愁,缠绵撩人。鲤城区鲤中街道通政社区社区营造团队 泉城淘井队队员 蔡景森“因为每个地方都有水井,它承载着公共空间的功能,现在很多社区人们之间都不认识,就是因为公共空间慢慢淡出,现在就是需要来恢复这个,所以我们找到这个井,其实也是在找到我们过去美好的生活。”今年年初,蔡景森和队友们开始走街串巷找寻泉州古井,并在泉州市鲤城区地名文化志在线编修系统里,将古井的照片和定位等信息上传到网上,从地图可以看出,井亭巷内的60多座建筑内都有古井,其中,最出名的是与定心塔一墙之隔的玉泉井,几个月前,玉泉井外围的围墙进行保护修缮,水井周边环境也清理干净,整治后的玉泉井,和附近的三孔井恢复了水井的功用。泉州市区地方志学会副会长 泉城淘井队队员 薛祖瑞“以前这几十户人都吃这里的水,后来因为时间长了没用,垃圾很多,我们请专业的淘井人员,他们把垃圾全部挖出来,现在井水就比以前干净。”沿着井亭巷走,金钗巷里,居民一户一井,打井水洗衣成为日常。眼前的这个遮阳棚,也是围绕着古井来搭建的。泉州市区地方志学会副会长 泉城淘井队队员 薛祖瑞“居民共同在这生活,夏天在这聊天,泡茶,上面弄了一个网,丝瓜叶遮阳,我们社区营造团队进来后,发现这个地方是比较容易联系附近邻居。比如这里经常会下雨,水沟的水没法消掉,后来他们自己组织,就把这里清理一下就好了。”社区营造团队走进社区后,井边的遮阳棚下经常组织居民会议,颇有几分“议事”大厅的感觉,而侍郎第的这处水井,如今也多了几分人情味。夕阳西下时,队员们与居民不定期在井边聚餐,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,而一些古井,也在有心人士的改造下,成为民宿一景,与红砖古厝辉映,显露着古城的烟火气。在你的儿时记忆中,老宅里是不是也有着清澈的水井,井边,孩子嬉戏,大人聊着家常,邻里之间的感情也在这一来一往中更加亲密,不过这样的场景,如今却变得少见,通政社区的社区营造团队是如何打破人与人之间的隔阂?未来社区还会有什么令人惊喜的变化呢?泉城淘井队是在去年8月走进鲤中街道通政社区的,他们的到来让本土居民周玫玫的内心起了波澜。鲤城区鲤中街道通政社区主任 周玫玫“作为一个老井亭人,不能看着故乡慢慢变老,我本身就是那边的人,我就发动那些阿婆居民一起参与到这当中,参与过程中,他们也很热心,就是一下子找到了七八十年代邻里之间的融合。”以井入手,触“井”生情,周玫玫成为泉城淘井队的队长,从伴随自己长大的井亭巷开始了社区营造,她与队员们特地到宁波取经,学习社区营造理念,了解宁波传统古建筑的保护实践。在多次的入户走访后,居民和队员们渐渐熟悉起来,井亭巷的萧先生还主动提出,想要在院子的围墙上打开一扇窗。市区井亭巷居民 萧先生“目的就是让人看到定心塔,很多人就是走到这,按照定位,为什么位置到了,找不到定心塔,就是看不到。”从被动配合到主动行动,居民找到了自己的参与方式。鲤城区鲤中街道通政社区主任 周玫玫“我们元宵节活动有做汤圆,端午节有包粽子,这些都是自发的,没有说特地要请谁来,我们就是社区营造以人为本,把我们忘了的东西重新拾起来。”今年三月,泉城淘井队组织了一场寻找“泉州古井”的活动,让大家一起关注井边空间,重新发现井的功能,在井埕空间的优化与利用中,人的友善和谐,开放包容,守望相助,得到更多的重视和珍惜。未来的改造中,队员们还计划在三孔井边建一个口袋公园,并在肃清门广场古井边设立观景台,促进井亭巷电线下地改造,协助社区引导民宿开办、微创业机构入驻,促进井亭巷闲宅以及危宅的改造。本台记者:魏亚莉,黄武钢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赖智玮
  • 市区这栋30年旧楼隐患重重 ,社区业主想了个好办法!
    市区的老旧小区不少,位于市区浦西路的大淮新村就是其中之一,38栋楼不在小区内,是小区旁单独的一栋楼。由于常年缺少管理,导致楼房破损严重,住在这里的业主出入都提心吊胆。如今,这栋楼将迎来改造,20户业主决定集资众筹,把大楼里里外外整修一遍。 *视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大淮新村第38幢1988年兴建、1990年完工,至今已近30年。通过窄窄的小路来到这栋楼的楼梯口,可以发现这里问题不少:墙体潮湿脱落、电线凌乱低垂,台阶破损、楼道窗户玻璃摇摇欲坠,照明设施残缺不全。丰泽区泉淮社区大淮新村38幢业主 施女士“最主要的是这栋楼外面没装门,很多人就进来小便、大便、呕吐,都是很正常的事情,盗窃也经常有,比如电动车,因为没有装门,小偷牵着就走了。楼道里面漏水,水跟电线全部夹杂在一起,特别是台风天更明显,台风天,雨特别的多,直接从6楼灌到1楼。” 丰泽区泉淮社区大淮新村38幢租户 彭女士“主要就是这些电线,下雨天会感觉很脏,这里跟给人感觉就是很破很脏。摩托车放在门口不安全不方便,大家怕被小偷偷走。”其实早在2016年,社区在走访入户时就发现这些问题,就开始着手准备楼房整修工作,由于遇到的问题远比想象的多,只好一点一点地推进解决。这栋楼出租户比例较高,有的业主觉得没有住在这边,就没有迫切的需求,这给集资整改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。丰泽区泉淮社区党总支书记 林志忍“针对这方面,社区主要还是给他们算了经济账,如果把整个环境进行改造提升,美化上去之后,出租就会比较快,而且租金也会提上去。”通过对业主耐心做工作后,今年7月,第一次整改碰头大会终于成功举行,业主们讨论了楼房整改方案。9月19号晚上,大家坐到了社区会议室内,终于敲定了众筹方案:每户出资4600元左右,交给专业的装修公司施工,社区负责协调和监督。本台记者:赖海青,黄君豪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赖智玮
  • 市区:中山公园跑道建成投用,竟有铝合金管绊倒多人?
    对于不少人来说,一场酣畅淋漓的晨练是打开美好假期的正确方式。市区中山公园今年提级改造以来,越来越成为中心市区市民喜欢去的运动休闲场所。但是,崭新的运动场地却已经出现不少问题。*视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上午九点多钟,市区中山公园,蓝色塑胶跑道上有不少市民正在散步或者慢跑。清新的空气,提神亮眼的“森林绿”和“跑道蓝”,原本惬意的运动,却因为脚下跑道上“坑洞”和破损,埋下了安全隐患。循着跑道仔细看,才投用两个多月的塑胶跑道已经出现了大小不一的多处破损,一些地方还有打过“补丁”的痕迹。市民 陈先生“还有这些破洞要马上给他搞起来。越来越大。起先那边有个破洞很小,但是他们补起来了。才没多久就这样了,质量很差。还有那边有个地方鼓起来。”市民陈先生每天都在这里进行早晚锻炼,除了跑道上的破损,他还指出了跑道上的另外一个安全隐患。原来,沿着跑道中心草坪,铺设着一圈铝合金材质的空心管道。这圈管道具体起到什么作用,市民们琢磨不透,但却已经惹下了不少“祸”。市民 陈先生“围那个铝合金管没有什么用,大人小孩天天都在摔倒。年龄比较大的摔倒了,不是很糟糕。还是建议提早开灯,因为这边六点半已经很多人在走了。”带着市民反映的问题,记者来到中山公园管理服务中心。工作人员介绍,塑胶跑道尚处于两年的维保期内,发现破损问题后,他们已经通知维保公司进行修补,接下来还会继续做好巡查和及时处置。至于草坪外围的铝合金管道,工作人员猜测,管道设计初衷可能是为了挡住枯枝落叶,现在出现安全问题,他们也将尽快协调维保公司来进行优化处理,消除安全隐患。另外,全市公园的晚间亮灯时间是统一的,但考虑到中山公园的特殊性,他们也将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告,把公园亮灯时间提前,方便市民晚间锻炼。本台记者:刘雪琳,庄文森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赖智玮
  • 【石狮永宁】村民求助:孩子在菲出生落户 想入中国籍陷僵局
    在这个凡事都要身份证的年代,没有户口就意味着不能像别人一样享受社会福利,甚至连读书出行都难。家住石狮永宁沙堤村的龚先生,最近就为女儿小珊户口的事而苦恼不已。 *视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龚先生今年37岁,2004年开始,他就去菲律宾打工,2005年认识了同样在那里打工的妻子,2006年,女儿小珊在菲律宾出生了。石狮永宁沙堤村村民 龚先生“她是入在菲律宾人的户口下,当时我的护照过期了没有去延期,去医院生的话,就不能拿过期的护照进去,所以才用菲律宾人的户口,那时候就以为在那边可能就定下来了。”随着小珊渐渐长大,需要上学,为了更好的照顾孩子,2012年,龚先生的妻子带着孩子先回国读书。石狮永宁沙堤村村民 龚先生“当时孩子是用菲律宾人的护照,有叫一个算是她菲律宾母亲的人一起回来,现在因为要上中学了,需要户口,落户的问题没解决,长大以后身份证这些都没有,就比较麻烦,什么都做不了。”2015年,龚先生回国与家人团聚,开始着手办理小珊的户口,并做了亲子鉴定。2016年,因工作需要,龚先生再次前往菲律宾,小珊的户口手续办到一半就终止了。石狮永宁沙堤村村民 龚先生“这边派出所要求出生证明的公证认证,菲律宾那边就说,这张出生籍不能公证认证,因为孩子出生的时间跟他菲律宾户口本里,本身的孩子时间才相差五个月左右,他就说两个孩子不能相差五个月。”因为当时落户的问题,小珊出生证明在公证时,被菲律宾当地户政部门收走了,户口也被冻结无法注销。而中国政策并不允许公民拥有双重国籍,小珊的户口问题陷入僵局。记者从泉州市外事侨务办了解到,小珊拥有菲律宾国籍,属于归国华侨,要回闽落户的话,需向出入境部门或者驻外使馆申请更改国籍,后持中国护照或中国旅行证及其他相关证件,到县级政府侨务行政主管部门申请。公安部门表示,如果原户籍地在我省的国外中国公民所生子女,需持有国外出生证明原件、复印件以及经我驻外使领馆认证或国内公证机构公证的中文翻译件,同时,父母补办生育服务证,到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办理。本台记者:赵毅娟,黄志强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赖智玮
  • 【我们的节日】悠悠南音曲 游子解乡愁——洛阳桥畔奏响管弦大会
    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在洛阳桥畔,不少南音爱好者,以音乐为媒,度过了一个美好中秋之夜。*视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伴着清风明月,戊戌中秋泉州管弦大会在洛阳桥畔奏响。省内外近30个知名南音乐团齐聚一堂,演绎千年古乐。所演出的节目,除了有《赤壁上》、《直入花园》等经典曲目外,还有一些创新的作品。悠悠的南音雅乐、袅袅的丝竹声,在广场上回响。为了欣赏原汁原味的南音表演,不少弦友远道而来。戴清祥是深圳市刺桐福建南音艺术协会会长。他的祖籍在南安市石井镇,离开家乡36年了。在深圳打拼时,是南音勾起了他对于故乡的记忆。深圳市刺桐福建南音艺术协会会长 戴清祥“南音是我们很多泉州人很珍贵的乡音,我就想着说,可不可以把我们泉州的南音团调到深圳,我就在深圳成立南音研究协会,可以弘扬和传承泉州南音。” 这次,戴清祥带着刚成立1年的乐团来到泉州“寻根”,希望在交流中学到更多的南音文化。在台下,这位耄耋老人,也听得津津有味。他叫杨锦聪,56年前跟随父母离开屿头村到香港。杨锦聪的母亲,是解放后屿头村南音协会的第一任会长。在母亲的影响下,杨锦聪也对南音入了迷。华侨 杨锦聪“我对南音一窍不通,但是觉得很动听,特别是那些词。”杨锦聪说,在外时,听一曲南音,似乎也解了一份思乡之苦。近几年来,每逢中秋,杨锦聪都会带妻子回到故乡,看看老房子,听听熟悉的乡音和曲调。华侨 杨锦聪“一个村子能传承南音近170年,很了不起,我们作为后辈,我们要继承发扬光大。”杨锦聪的妻子 刘秀芬“听南音会想到家乡这些人。我们两个人都喜欢回到这,就是因为热爱家乡才回来的。”在中秋之夜,古韵悠长的南音在洛阳桥畔唱响,这既是各大南音乐团的一次团聚和交流,也承载着在外游子对故乡的眷恋和期盼。主办方希望通过活动,让更多人感受南音艺术的魅力。本台记者:骆静宜,李景松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赖智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