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聚焦春运】行人违法上高速 极易酿惨祸
    春运期间,高速交警加大了巡查执法力度,民警要监管的不仅是机动车,还需要重点盯防一个群体。先来看一段监控视频。*视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2018年8月的一个雨夜,一个阿婆突然出现在高速泉州某段的收费站入口。她从无人的 ETC入口走进收费站,逆向走进高速公路主道。后来发生的事情叫人胆战心惊。阿婆走出去不到一公里,就被一辆正常行驶的车撞倒在地,又被其他车辆碾压,当场身亡。这样的事件并非个例。2018年,仅仅是在泉州高速交警支队一大队的辖区内,行人走上高速的情况就发生过七起,造成六死两伤。泉州高速交警支队一大队交管科长:这些行人大部分是从收费站进入高速公路的,还有从年龄段分析,大部分是一些老人家,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人家,发生的时段,大多是在晚上,凌晨时分左右,有的甚至是在下雨天气。高速公路的主线都有防护网,但是常有沿线村庄的群众因为不愿绕路,剪破防护网横穿高速公路来抄近路。也有个别人会因为迷路,从高速沿线、收费站的缝隙钻进来,走到主道上,这是极其危险的行为。泉州高速交警支队一大队交管科长:我们这个沈海高速是八车道的,所以限速的最高值是120公里/小时,如果以120公里,小时的速度在行驶,突然间发现前方有一个行人,甚至是这个行人突然横穿,从中央隔离带突然横穿出来,驾驶员采取措施都是来不及的。非机动车摩托车严禁上高速行人上高速本身是违法行为,因此,一旦酿成事故,行人往往会被认定为事故中主要责任的承担者。除了行人,非机动车、摩托车上高速的事情也屡见不鲜。2018年,泉州高速辖区内共接到此类报警七百多起,民警都会第一时间赶到事发路段,将这些违法者安全引导出高速。高速交警特别提醒,春运期间,可能有些务工者打算骑摩托车回乡。在福建省,摩托车是禁止上高速的。因此,请骑手们走省道国道,千万别往高速上闯,以免给自己和他人带来危险。本台记者:任芃,江祺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蒋筱雯
  • 【聚焦春运】跨省非法运输烟花爆竹 刚下高速就被逮
    快过年了,烟花爆竹销售的旺季也到了,烟花爆竹的买卖和运输都要合规合法,21日,也就是春运首日,有人试图将非法烟花爆竹跨省运到泉州,刚下高速,就被咱们的高速民警逮着了。*视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21日晚上十点左右,泉州高速交警支队三大队二中队的民警,在辖区惠安南收费站出口开展夜查行动,这辆悬挂湖南牌照的轻型厢式货车驶下高速,被民警拦下盘查。泉州高速交警三大队二中队民警 邵锡“询问驾驶员车上装什么东西的时候,他支支吾吾的,一直不说,车上另外一个人说载着百货,这时候我们就觉得有点可疑,车牌是湖南的,他们从湖南过来,车上怎么会装百货呢”驾驶员和副驾驶位上的人员的回答,让民警立即对车上所载货物起了疑心,因为从湖南过来只运载百货用品的话,利润连运费都不够,民警要求驾驶员把后车厢打开接受检查,打开后发现车厢内满满的装了一车纸箱,纸箱里都是花花绿绿的烟花爆竹。由于未能提供烟花爆竹运输许可证,更没有危险品专用运输车,该行为属于非法运输危险品。泉州高速交警三大队二中队民警 邵锡“烟花爆竹有正规手续的,在路上行驶会有相应的安全措施,没有手续的话,如果在路上出了交通事故,或者着火,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,对路面的状况影响很大”这批烟花爆竹是从湖南浏阳进的货,准备运往惠安销售的。民警介绍,高速上非法运输烟花爆竹的车辆,相当于一颗快速奔走的“定时炸弹”,危险可想而知,目前,高速交警已经通知惠安螺阳派出所,将人员和车辆移交派出所作进一步处理。本台记者报道
  • 【聚焦春运】晋江:430辆摩托车自驾返乡 暖意沿途相伴
    随着机动车的普及,自驾返乡已经不是新鲜事。21日天上午,一场铁骑返乡的暖心活动在晋江举行,来自晋江、石狮的500多名外来工,将驾驶430辆摩托车返乡。*视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清晨5点30分,在中国石油晋江荆山加油站,准备骑摩托车返乡的工友们依次排队领取加油卡、反光背心、摩托车机油、返乡沿途的加油站分布图以及热气腾腾的早餐。尽管此时温度较低,但抵挡不住工友们归心似箭的喜悦之情。江西籍来泉务工人员 李荣春:感觉心情高兴。家里还有七七八八的事情要做,到了年底,大家生活条件比较好了,收工比较早一点。李荣春告诉记者,他的家乡在江西上饶,距离晋江800多公里。今年是他第一次参加活动,倍感新鲜。参加活动多年的重庆籍外来工王爱明告诉记者,自驾返乡,比赶火车赶汽车,行程安排上会更自由些。当然,返乡之前,大家都做好了安全防范措施。重庆籍来泉务工人员 王爱明:车况检查一下,刹车、机油这些都要换。身体穿暖和一点,没什么特别的东西。江西籍来泉务工人员 李荣春:防寒装备啊,雨靴啊,这个车子动力,制动、轮胎更换啊,在路上,万事靠自己小心。我想是安安全全回到家。 清晨6点30分,430辆摩托车从晋江荆山加油站出发,奔赴各自的家乡。本台记者:刘水蜜晋江台:蔡玉荣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蒋筱雯
  • 泉州:男子高速上酒驾被逮,称“喝一杯怎么啦”!还飚起了英语……
    年底尾牙宴,公司同事一起聚一下,喝一杯,本是件热闹开心的事儿,可章某在公司尾牙宴喝完酒后,却做了一件违法的傻事,他酒后开车,还差点开上了高速。*视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21日晚上十一点左右,泉州高速交警支队一大队民警,在沈海高速水头收费站对一辆闽C牌小轿车驾驶人进行酒精测试后,发现驾驶人章某有酒后驾驶嫌疑,在酒精测试环节,章某不是很配合。醉驾司机 章某“我就喝了一杯红酒,怎么样啦,没关系啦,坐牢都没问题啦”章某自称只喝了一杯红酒,民警要求其配合检查,并对其进行进一步的酒精呼气测试。醉驾司机 章某“你们要干什么啊,你想干什么,我就喝了一点。喝酒不能开车懂吗?(这是给别人造成不安全的因素),OK,I know I know(好的 我知道) OK,no problem(好的 没问题)我就喝了一杯啊。”男子章某,江苏人,是晋江一家企业的中层领导,本来一直在广东的分公司工作,当天是尾牙宴,公司组织宴会便赶回参加。醉驾司机 章某“我们公司举行了尾牙,我们同事在一起很开心,大家在一起敬酒,我本来是不想喝的,后来就是没办法的情况下,喝了两杯红酒,因为我老家老婆一直在打电话给我,我家里小孩生病了,打了几次电话,因为江苏比较远,就感觉酒精过了三个小时之后,感觉自己清醒了。”章某听到爱女生病心中万分焦急,就想连夜赶回江苏,没想到刚准备从水头上高速,就被高速交警逮了个正着。醉驾司机 章某“人生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,真的非常后悔 非常后悔,上了路肯定是很危险,又是晚上,非常感谢交警,不然可能抱憾终身。”民警介绍,章某开车回江苏起码要15个小时,在醉酒状态下开车又还是晚上,视野灯光都不是很好的情况下,很容易出事故。目前,章某因涉嫌危险驾驶罪,正在接受进一步调查。本台记者:庄文涛,詹启福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王芙蓉
  • 泉州:年前钟点工涨价,“磨洋工”的现象遭市民吐槽!
    年终岁末,很多泉州人都在做迎接过年的准备了,其中,最重要的就是年终大扫除。很多上班族忙不过来的时候,都会想选择家政公司的保洁钟点工来帮忙。家住市区宝洲花苑的黄女士也不例外,不过啊,她请的这个钟点工,不但没帮上忙,还帮了倒忙。*视频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和大家请的保洁大姐不一样,黄女士通过家政公司找来的这个钟点工,是一个年纪轻轻20岁左右的男生。市民 黄女士:可能是大学生,他是刚去培训,打扫得也不是挺好的,你要是去检查,就有一些做不好,因为我要打扫,那个锅要拿去阳台也要清洗一下,我就放在阳台,他玻璃卸下来,也是放在阳台的地板,倒下去就砸到那个锅了。黄女士说,家里平常都有固定的保洁大姐打扫,因为春节临近,保洁大姐回家过年了,自己才叫了钟点工。虽然玻璃破了锅也变形了,黄女士想让他赔偿,却开不了口。电话采访 市民 黄女士:我以为是刚出来找工作,我也不好意思叫他赔偿,我有跟家政公司说,你干嘛给我叫一个刚出来培训的学生,他说以后给你重新叫一个。最终,这个男生主动要求承担责任,与黄女士一起去将玻璃重新配好。说起保洁员的一些不良好习惯,市民们也吐槽起来。市民:就是来了我出去,她就开中央空调,进去就躺在床上睡觉,我回来了她说她刚刚躺了一会,我来了她就马上开始做事了。没有投诉,就给她辞掉了。市民:就是不合我们意的,没有合我们要求的,做得很慢,洗不干净,没有认真去做这样子。采访中记者发现,年底保洁员市场需求变大,消费纠纷也随之增加。不管是找家政公司还是朋友介绍的保洁员,“磨洋工”的现象都时有发生,大家只能自己完成扫尾工作。市民:我们就是她做得不够的,我们就提醒一下,比如说有的卫生你交代她啊,你最后去看一下,她肯定做得不到位啊,那我就自己搞咯。春节前保洁员涨价、难请,干活还不一定让人满意,有的市民索性不请保洁员,自己打扫。市民:反正感觉现在退休也没什么事嘛,在家里就收拾当运动,都说保姆不好请。记者走访发现,目前泉州家政市场上以保洁为主的钟点工已供不应求,不少家政公司的钟点工价格猛涨。记者以应聘兼职保洁钟点工的名义,走访了市区多家家政公司,对方都表示年前打扫季,是保洁钟点工用工最紧张的时候,希望记者尽快上岗。市区某家政服务公司工作人员:有招人,你会做吗?玻璃刮会用吗?可以培训,你人先过来。为了客户满意度,有的家政公司更倾向选择有相关经验的保洁员。市区某家政服务公司工作人员: 我们都要有经验的,不会洗玻璃不会干嘛的,人家就会投诉。 也有规模较小的家政公司表示,只要记者自备清洗玻璃的刮刀等相关工具,就可以上岗。市区某家政服务公司工作人员:培训是不要培训,但是要做好工具还是要有的,(要自己带工具是吗?) 是啊。一小时45元,给别人打扫是这样的价格,我们要抽一些,工作时间差不多是半天,一天这样。随着春节一天天临近,保洁钟点工越来越供不应求,钟点工价格普涨。据了解,目前乐乐家政的钟点工由原来每4小时120元涨到150元,蓝企鹅家政则在一月初就全面涨价,不同星级保洁大姐的会员价,由原来的每小时20元、27元、36元涨到36元、48元和65元,零散钟点工平时一天200元,现在也涨到一天300到400元。业内人士表示,钟点工是计时服务,不同保洁员效率也不一样,并不能保证每次都把所有要打扫的都打扫完。市区某家政公司副总经理 黄小连:同样面积的房子不同装修,不同的打扫频率,工作量都是不一样的,保洁也有分成深度或者普通保洁,有的叫过去可能洗个玻璃,有的叫过去只是表面油烟机擦一下就好了,有的要翻箱倒柜出来洗。为了避免出现类似的纠纷,黄小连建议,在钟点工开始打扫之前,消费者应与其约定好服务的内容,比如必须完成哪些项目的清扫。在服务过程中,如果发现保洁员效率低,可加以提醒。本台记者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