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岁老人被12米长铁链锁两年,背后原因让人心酸…
泉州广播电视台|无线泉州 2019-04-24 00:11:47


来源:温州晚报


“仙岩有个老人因为老年痴呆,脚被家人用铁链锁着,情况惨不忍睹。”4月23日,有市民向本报新闻热线88908890爆料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今天上午,记者根据爆料人提供的地址,来到老人的家。



直击现场


72岁老人被12米长铁链锁两年


在瓯海区仙岩街道下林村一幢民房后面的小房子里,记者见到了这位老人,老人名叫李钱良,今年72岁。当时,李钱良躺在床上,右脚被一根铁链绕着,上面加了锁。铁链长约12米,从床上一直延伸到与小房子相连的二层民房内,铁链的另一端就被锁在民房的门架上。铁链不粗,但是早已锈迹班班。



事件起因


未婚妻跑了,他精神崩溃

离家出走22年   

李钱良一共有6个兄弟姐妹,他在家排行老二。他的故事,要从50多年前说起。当年,他有过一个未婚妻,可是订婚不久,未婚妻跟人跑了,受不住打击的他,精神崩溃。“当时他神志开始变得不清,去医院看病,医生说是精神病,病情一年比一年严重。”李钱平说


在李钱良47岁那年,他撇下工作,离家出走,一走,就是22年。2016年11月,李钱良三弟的老婆蔡阿姨突然接到杭州萧山警方打来电话,说找到李钱良了。于是,一家人马上赶往杭州,“当时他头发留得很长,胡须也快挂到胸部,整个人邋里邋遢,身上很臭,下半身穿了好几件牛仔裤,一件套一件。”蔡阿姨说。当天,家人就把李钱良接回家,给他打理了一番,让他和母亲、六弟李钱平一起居住。



可是,母亲年迈,李钱平要上班,不能时时看着他,为了防止他再次出走,大家给他买定位手表,结果没戴几天就被他扯坏了。在回家后的两个月内,李钱良又连续出走了两次,“有一次我正好碰到他,他就在垃圾桶旁边翻垃圾吃。”蔡阿姨说。


去年,母亲去世。经过一家人商量,照顾李钱良的任务落到了小儿子李钱平身上。


家属苦衷


送去医院害怕他打人

我们锁着他,一来怕他走丢,二来他会打人,力气还很大。”李钱平诉苦道,这样做也是为了防止他走丢和动手伤人。李钱良无儿无女,李钱平辞掉工作照顾他,两人每个月靠着李钱良的退休工资过活。


李钱良攻击性强,二哥和姐姐都被他打过,有时候,就是无缘无故地,看见人就挥拳。有一次,大姐给他剃头发,结果剃到一半,他扯着姐姐的头发就打,后来被一个经过的邻居看到,不停跟他说“这是你姐姐,是你姐姐”,这才把他拉开。


李钱平说,后来,自己去菜市场买了一根长铁链,把他脚锁住。但是他还是可以下床在家附近走动,“我们一个星期也会给他解一次铁链,带他出去外面走走,我们家人就在后面跟着。”李钱良的小妹夫说。


曾经,家人也商量过,把李钱良送去医院,但是,李钱良现在具有很强的攻击性,万一他在医院伤到其他病人,责任该由谁来承担?再者,谁去医院整天照顾他?


“他们一家人也是不容易,为了照顾老大,李钱平的儿子让他去国外都没去。”李钱良的邻居蔡先生说,好不容易把他从外面找回来,如果不把他绑起来,他还会走丢。


邻居金阿姨告诉记者,平时自己孙子孙女过来玩,都不敢让他们靠近李钱良的家附近,“就害怕他会出来打人。”金阿姨说。

各方回应


各方都说没办法

针对李钱良的情况,记者走访了瓯海区仙岩街道下林村村民中心,村委会主任黄云宇告诉记者,由于李钱良的户口不在下林村,下林村村委会没有权利和义务去管他。


黄云宇说,因为历史原因,下林村部分村民的户口是在工厂里的,李钱良老人的户口正好就在在瑞工陶瓷厂,他建议记者可以去询问下瑞工陶瓷厂和仙岩街道办事处。


随后,记者来到了仙岩街道,仙岩街道民政部门相关工作人员说,由于在电脑里查询了李钱良的名字,发现李钱良不是“低保户”,所以民政部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帮助他。


“这是他家属的行为,我们也没办法管。”瑞工陶瓷厂书记蔡振林告诉记者,李钱良当年在工厂里上班有20多年,后来他发病了导致神志不清楚,工厂就给他办理了病退。现在,厂里每个月会有2900多元的退休金给到李钱良,而别的事情,作为工厂方,也没能力去帮助他,只能靠李钱良的家属。


老人的脚被锁,可能涉及虐待,当地派出所有何说法,是否能管管此事?


瓯海公安分局仙岩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,4月22日晚上,所里已经接到群众报警,目前也有民警在处理此事,但是具体调查结果还未出来。

专家意见


建议送到专门的医疗机构

家属用铁链锁住李钱良的脚,是否涉及家庭虐待?


温州晚报读者律师顾问团律师、浙江六合(温州)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映雪告诉记者,这件事情,首先要考虑老人自身有伤害他人的行为、有走失的行为并且伴有精神疾病。


“老人的家人在锁住老人的时候,家属有正常照顾老人起居,那么在被逼无奈之下锁住老人也不能算虐待,法律和情理要结合考虑。”陈映雪说。


陈映雪建议,老人的家人应该走司法途径,确定老人家是否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,后续要指定法定监护人,该法定监护人要承担起老人的监护责任,当地社区应该和老人家人应一起商量出一个对策,更好地安置老人,毕竟一直锁着老人不是解决的办法。


无独有偶,温州大学社会学教授徐旭东也建议,老人在家里被锁着,无论对自己还是其他人都有潜在的威胁,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老人送到专门的医疗机构,相关费用可以由家属、政府、医疗机构共同负担,家属也可以通过募集资金解决一部分医疗资金。




【无线泉州】编辑:蔡友志

0条评论
发表评论
全部评论